進入

 

讀者序:  癡情的人像這樣愛得如此纏綿悱惻的,最後還不是被無情的歲月、丟在荒煙蔓草間更不知作者究竟是何人。

         我某年月日在大度山荒僻的草叢、無意拾獲一些被丟棄的相片日記信件歌曲;作者不知是誰?只是當你說你醒了、我卻更走入黑夜而路更行更遠。

        我漫漫長夜更漫長的十年寒暑 只是讀其故事、竟也忘了我自己是何人的把青春虛度; 我讀其日計記私下揣度,作者當已不在人世或已決心棄世絕俗之人。

       我 聽其歌曲雜亂無章 ,但我想此人當也曾嘔心瀝血、堅持過一個理想一段感情;時間的過客只是每個人終究卻都只是隨時間流逝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荒唐的坐在電腦營幕前的我 如今也醒了竟只想笑,作者生命荒唐、但同是人生潦倒的人; 我既拾獲你的遺物、你我也當是有緣   。

     且讓我 就將你散亂的作品、稍加整理置之於網路、供其它網友茶餘飯後也能與我共讀之聽之;就將其命名為  ─我在大度山的歌..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    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本網站瀏覽設定:  視窗 螢幕解析度:1024x768   檢視字型: 適中